城里城外

却从来没有注意过女人的身子,后来那本《围城》几年里我又读过几回,陈坤饰演的罗明性格跟马剑铃差异很大

图片 3

我生长在一个比欧洲中世纪还有过之无不及的禁欲年代。那时在中国管‘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叫破鞋,是当年最肮脏的字眼。它甚至比小偷和地,富,反,坏,右都更让人难以接受和容忍。如果谁沾上它的边,不但名誉将彻底毁掉,还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抬不起头来,就连他们的子女也会因此颜面扫地,无地自容。所以性在当年绝对是个极其危险的雷区,说’谈性色变‘决不为过,因此很少有人敢越雷池一步。长此以往使得人们的欲望就像没有醒来的睡狮一样,静静地躺在思想的底层,违背人自然属性的扭曲慢慢成为一种很普遍的客观现象。

图片 1

先吐槽一下,电影的画质实在太感人了,要不是情节细腻吸引人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我看电影通常都是用来打发时间的,边看边做些其他的事情,这部电影也不例外。十几年前的老电影了,那时候的社长和陈坤还是满脸的胶原蛋白,青葱少年的样子,现在已经是帅帅的大叔了。

我因为喜欢看小说,尤其是外国小说,所以对爱情有比一般人更多的向往。那时小说多是翻译过来的洁本,所谓洁本不外乎就是对原著中有关性的描写采取了‘宁错杀一百,也决不放过一个’的严酷政策。尽管如此那些剩下来的方格子,还会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但对一点性常识都没有的人来说,也只能把性想像成虚无。就像一辈子没有走出大山的农民,如何也想象不出摩天大楼的样子来。我甚至都大学毕业了,还不知道男女性器的区别和小孩是如何生出来的。

书买到手我就回家读了起来。

影片中的两位男主角被下放到四川的大山里插队,当中陈坤饰演的罗明和刘烨饰演的马剑铃有一段还跑到一线天去偷看女孩儿们洗澡,看到了周迅饰演的山里最漂亮的姑娘——小裁缝。后来说机缘巧合也会,命中注定也好,总之,两人同时爱上了美丽的山里姑娘小裁缝。而小裁缝却爱上了陈坤饰演的有点痞气的罗明。
我一直觉得上山下乡的年代离我太过遥远了,那应该是属于存在于历史书上的近代史部分。有时候也会听父母提起那段岁月,我都当故事来听的。其实我很难想象出一个孩子领着一群人挨家挨户的烧家谱,破四旧的画面。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呢,又能解决什么呢?作为没有经历过的人,我没有权利对那段时间时期的事情去进行评价,只能说我真的无法理解那个时期的人们的思想吧。

三岁前我还由母亲带着去部队大院的女澡堂里洗浴,但那时只顾着如何逃避被大人搓泥球时的痛苦和控制,盼望早点完事好出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可以说结婚之前我一点都不知道男女之间的区别,也无从对女人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欲望。比如我整天泡在游泳池里,却从来没有注意过女人的身子,尽管那时我几乎读遍了国内所有翻译过来的外国小说。而且还总是默默地把自己揉进角色里,和其他角色们一起浪漫过,憧憬过,痛苦过,甜蜜过,绝望过,也幸福过。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的夜。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到红消醉醒,船舱里的睡人也一身腻汗地醒来,洗了澡赶到甲板上吹海风,又是一天开始……

说回电影,有一段戏是刘烨饰演的马剑铃在屋里透过破旧窗户看见外面的好友罗明和自己心仪的小裁缝接吻亲热时失落哀伤的神情,配上婉转凄凉的二胡,刘烨把那个失望无助的马剑铃演活了。
陈坤饰演的罗明性格跟马剑铃差异很大,罗明言辞和神态里都透着那么一股子机灵劲儿,马剑铃就相对显得温和厚实很多(再次感叹一下陈坤的盛世美颜啊)。
周迅饰演的小裁缝是对外面的世界一直都充满着向往的大山里姑娘。经常让罗明和马剑铃给她讲外国小说里的世界,后来小裁缝喜欢上了巴尔扎克的小说。

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子,还是我第一次开始真正的去尝试恋爱的时候。虽然那只不过是一次由逢场作戏开始,到刚刚有些投入就腰斩的爱情游戏。那时,不知为什么我只想拥有单纯的爱情,从未有过与性有关的动机和行为,甚至连欲望和冲动也不曾有过,而只局限于精神层面的交流。

这是《围城》的开头,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很有点儿像读过的十九世纪欧洲小说的那种笔法和腔调。再往下,开始描述方鸿渐乘坐法国邮船白拉日隆子爵号回国的几天海上生活。
当时读来全无感觉,入不了巷。搁下几天后再读,还是不行。又过了几个月,到了暑假,忍不住又捡起来读,勉力撑过前面十几页,终于豁然开朗,渐入佳境,也体会到了作者的幽默和笔力,于是一口气把它读完。读的过程不时被小说里面对人性的入微刻画和精致的小刻薄逗笑,只是越读到最后越笑不出来,读完合上书,竟觉得自己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

影片结尾的地方转的我有些晕,怎么就一下子过去了27年啊,小裁缝去哪儿了啊。就因为知道了巴尔扎克?是巴尔扎克让小裁缝有了独立女性意识?让她义无返顾地抛弃家人,爱人和故乡,走出大山去追寻她的梦想?
我宁愿是这样吧。我还是不愿意去想是巴尔扎克教会了她用女人的美去换取物质条件更好的生活…毕竟现实生活已经如此残酷,我还是希望电影里的世界是美好的。
另外我比较好奇影片里的谜语,谜底到底是什么呢?性?欲望?还是….

记得那会儿我和她都认为只有我俩才是真正的阳春白雪,而把其他的同学一概贬为下里巴人。有一次我们在校园的树林里热烈地讨论诗词问题,彼此都很兴奋。她突然蹲下身子抚弄起草丛里的那些莆公英的绒毛,而我却在无意中看到她领口里面一对尚未发育成熟的嫩乳,虽然我马上别过头去,脸还是像着了火一样的烫。还好她只顾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摘采那些小巧却精致无比的绒毛,而没有注意到我的窘迫。非礼勿看,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而且觉得自己很卑鄙,亵渎了彼此的感情。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让我始终对此记忆犹新。也许是因为我还没有彻底忘记她,所有对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也难以释怀。

有时候,你读不进去一本公认的好书,也许并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书的错,只是时机不对。一旦时机对了,撑过了前面几页,你就很容易进入那本书,书也很容易进入你。只是我初中就读到《围城》,怕是有点儿早了。我那么早就能读懂它,可说得上有点儿早熟,这大概并不好。

图片 2

后来我们之间还发生了一次坐怀不乱的故事。我们在青年公园划船时,她猛的扑进我的怀里,并紧紧环抱着我挺得笔直的腰身。我也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像水到渠成般的自然,爱情的故事就应该是这样进行的。除此之外,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或很刺激,尤其是在性方面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说我当时是一个纯洁钟情的少年,但我首先是个愚昧无知的人。

后来那本《围城》几年里我又读过几回。

百度出来的剧照

有什么办法呢?
我就是生长在那个倒霉的禁欲年代。年轻人也许不信或讥笑我们愚昧。但那就是真实的我们,一代没有走出‘世面’的大山,孤陋寡闻的‘成市农民’。这就是我们的故事,那个年代人的故事。

《围城》的情节结构很简单,有点类似于十七世纪欧洲流浪汉小说,以主人公的经历见闻为单线索,描述他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和事。男主人公方鸿渐其实也是个流浪汉,一个有文化的体面的流浪汉。他从国外留学归来,到上海,到湖南,到香港,又回到上海,流浪的路程由起点回到起点,他的漂泊挣扎,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两个欲望:生存的欲望(找个谋生的饭碗),性的欲望(你当然也可以说是爱的欲望,找个他爱的女人)。

不信去问问你们的父母,如果他们像我一样坦诚也一定会给你们讲和我类似的故事。

我也想到了阿Q,阿Q的故事说到底不也是有关这两个欲望的故事?他偷萝卜,摸小尼姑,追吴妈,跑到城里为盗窃集团望风,不也就是为了生存和性?我们每个人一生的故事,也都是有关这两个欲望的故事。人类的大多故事其实也都是有关这两个欲望的故事。
阿Q的悲惨之处在于,他作为一个中国最最底层的农民,几乎完全没有实现自己这两个欲望的机会,只能铤而走险。

图片 3

方鸿渐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倒是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欲望,可是也失败了,败在哪里?一个倒霉蛋失败者的产生,大致有三个原因:社会、命运、性格。方鸿渐在事业和爱情上双双大败,是败在自己的性格。
爱情之败,最惨烈的自然是败给唐晓芙。方鸿渐在孙柔嘉面前也是败了,那败得窝窝囊囊,落在了孙的温柔陷阱里。方鸿渐性格中的懦弱,无主见,被动的缺点暴露得清清楚楚。